首页  »  小說專區  »  家庭亂倫  »  【变态之神】(02)【作者:青楼小七】
【变态之神】(02)【作者:青楼小七】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78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当晚楚易完全无心睡觉,花了两个多小时了解宝谭镯的功能和使用方法,直到凌晨三点多才被困意击倒,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楚易还在酣睡,一阵软糯的娇声却将他轻轻唤醒。

  「哥哥哥哥,都七点二十了,你还睡?昨天还教训我来着,怎么自己还赖床啊,快起来……」楚灵一边无奈地呼喊着,一边使劲地摇晃着楚易的肩膀和脑袋。
  楚易满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昨天实在是熬得太晚了,睡眠严重不足,现在他简直疲倦欲死,妹妹的呼喊效果并不是特别大。

  然而正当他准备蒙头再小睡一会儿的时候,他突然发觉哪里不对,自己的被子已经被妹妹掀开,那根小兄弟已经和往常一样抬起头来,然而却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给压住了……「灵灵…你…你怎么坐在我身上啊……」楚易瞬间清醒了大半,此时他才看见,楚灵正两腿大开,跨坐在自己小腹上,他能清楚地感觉道,自己的鸡巴正被两块软软的肉给压住,有些微妙的快感从下体传来,把他的睡意一下就给冲散了。

  「呼,总算醒了,还不是你,怎么都不醒,坐在你身上,比较好摇醒你啊。」楚灵嘟着小嘴埋怨道。

  楚易见妹妹似乎并没有察觉自己下体的异常,安心了不少,但是灵灵的小屁股压得他真是舒服,他的腰几乎是本能地往上挺了挺……「呀?哥哥,你顶我干嘛呀,还不快起来?」楚灵有些生气地拍了拍哥哥的胸口,不满地道。

  「啊…对…对不起,我马上起来……」楚易享受了一会儿,这才依依不舍地支起腰来,楚灵也顺势翻身下床,快步走出房门。

  「你快点儿啊,早饭已经做好了,真是的……」说着就一溜小跑地往餐厅去了。

  「这丫头,还是这么单纯…真好啊……」楚易还沉浸在刚才的美妙体验里,灵灵完全没有察觉自己的意图,更不会去告诉爸妈,这让他既安心又有些愧疚。
  「用性器顶弄自己天真无知的妹妹,并以此获得快感,变态力值加200。」
  阿宝那机械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楚易愣了愣,昨晚他已经知道,阿宝的声音是直接传入自己脑海,其他人都无法听见的,所以并不慌张,而他只要想和阿宝对话,只需要动一动心念,阿宝就能和他沟通。

  他有些兴奋地问道:「这就加了两百了?似乎也不是很难嘛……」

  「可是既定目标为100万,相同的行为或活动是无法重复获得变态力值的。」
  「……」楚易的心情像是做了一回电梯似的,又跌回了一楼。

  急急忙忙地梳洗完毕,吃完早饭之后,因为时间太晚,两人只好让父亲开车送他们去学校,一路上楚灵就靠在哥哥肩头补觉,以往因为他俩的学校和父亲的工作地点不同方向,都是楚易踩着自行车载楚灵上下学,那时候楚灵也是喜欢靠在哥哥背后小憩一会儿。

  楚易此时盯着妹妹的睡颜看个不停,视线一秒钟都不舍得挪开,不时地摸一摸她柔顺的长发,昨晚的见闻让楚易心有余悸,然而此时被楚灵依靠着,他突然觉得心里很是安宁,这所谓的测试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然而一瞥眼,他就看见了楚灵那宽松的校服下,不深不浅的一道沟壑,和两团白得晃人眼睛的软肉……楚易咽了口口水,暗想:「灵灵的胸部…又大了一些啊…发育期么…好想…好想摸一摸……」他看了看楚灵的面庞,确认她睡得正酣之后,「应该…应该不会发现的吧……」他猛咽了几口口水,看了看前面专心开车的老爸,壮着胆子,把手轻轻地放在了妹妹的胸口,那软绵绵的触感和偷偷干坏事的刺激让他简直想要欢呼雀跃,他用手在楚灵胸口放了一会儿之后,觉得可以更进一步,就微微用力,握住了楚灵左边的乳球,小心翼翼地揉捏起来。
  「趁妹妹睡着偷摸其胸部,获得变态力值200。」

  那冰冷的声音把楚易吓了个激灵,手也是一抖,不小心使劲揉了一下楚灵的胸脯,把她给揉醒了,她不悦地哼道:「哥哥,你干嘛啊?」

  「没…没干嘛,灵灵你接着睡哈。」楚易吓得赶紧搪塞,还好楚灵也没多想,就继续靠在他肩头闭目养神,楚易这才放下心来,随手帮她把校服拉链往上拉了拉,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从小到大她都随便哥哥碰触的,以前她甚至让楚易帮她穿过胸罩,此时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想着继续补觉。

  楚易忍不住暗骂道,「阿宝你真是…就不能过一段时间再提醒么?」他的右手手腕上已经看不到什么手镯了,昨晚他尝试了很多次,这个镯子似乎已经和他的手臂融成一个整体,根本取不下来,但阿宝告诉他自己可以隐型之后,他就让阿宝一直隐型,再也不要现身,一个来历不明的金镯子,他一个大男孩儿戴着未免太古怪了些。

  「您可以设置延迟提醒时间。」

  「哦?那你快告诉我怎么设置。」

  「我也不知道,您可以去找我主人问,不过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

  楚易和楚灵的学校是市里的一中,这里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没有早晚自习,正常上课,双休日正常放假,即使高三年级也不例外,年年高考上线率却丝毫不落后于其他每天六点开十点放的中学。楚易目前刚开始高三第一学期没多久,学习压力倒还没有那么吓人,不过班上的氛围已经相当紧张,上午的课上得没一点儿嘈杂,下课之后大家基本都趴在课桌上猛睡,看来夜里都没少熬,楚易也很随大流地趴在桌上休息,十分钟的小小放松之后,上课铃一响,众人又像集结的士兵一样迷迷糊糊地挣扎起来,继续听课。

  而在第二节课课间的时候,今天不用出操,二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像是给予众人的恩赐,楚易躺着躺着却突发奇想:如果自己现在在大庭广众的教室里自慰的话,是否可以增加更多的变态力值呢?

  刚冒出这个想法,楚易也不禁有些脸红,这种事对于他这种人而言还是太过火了点,不过他现在已经完全想通了,既然无法反抗,还不如切实努力争取达到测试目标来得实际,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宁,他也只好尽力一试。

  稍微考虑了一下,他就开始准备「动手」了,校服的裤子很薄,他把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里,隔着口袋和内裤两层布,开始轻轻地揉摸自己的小兄弟,摸着摸着,他的鸡巴就渐渐肿胀了起来,他用手一掰,就把鸡巴别到了左腿上,以便更顺畅地撸动,撸着撸着,鸡巴已经渐渐接近完全勃起,却被两层裤子完全绷住,那种想要挣脱却被牢牢绑住的感觉让他有些难受,但楚易一想到自己在教室里自慰,旁边的女同桌还睡得正酣,觉得既新奇又刺激,便开始一边趴在桌上装睡,一边自顾自地偷偷撸动起来。

  谁知毕竟隔了两层布,撸动起来并不是特别舒服,照这么下去,直到上课他恐怕都射不出来。楚易磨蹭了半天,忽然拿出了手机,凑到自己面前,拿衣服遮掩着,翻开手机里的一个名为「灵灵」的相册,里面全是他给楚灵拍的各种照片,有她睡觉时的样子、吃饭时的样子、游泳时的样子、写作业时的样子,林林总总,每一张照片里的她都是那么地可爱而且活力满满,还有不少她和自己的合影,楚易就这么一手拿着手机翻相片,一边撸动着自己的肉茎。

  他甚至会幻想,如果此时是灵灵正在帮自己手淫……她的小手自己经常牵,纤细柔软,还冰冰凉凉地,自己的小兄弟要是被她握住,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儿……越想越是出格,最后他甚至想着,此时灵灵跪在自己身前,像自己看过的几部色情片里一样,一边两手并用给自己上上下下地套撸鸡巴,一边含着龟头吞吞吐吐……

  这种幻想他还是第一次有,对他而言似乎太刺激了,刚想了没多久,他就感觉鸡巴有些酸胀,迅速地撸了几下之后,他就达到了高潮。

  楚易拼命地压抑着因为射精而产生的下身抖动,却因此而全身都颤了几下,射完之后的他像做贼似的偷偷四处张望了一下,见众人都埋头休息,没人看向他,这才长吁一口气,看着裤子上浸透出的水渍,感受着两股间的湿热,他满脸苦笑地摇了摇脑袋。

  「在教室里的一众同学身边自慰,获得变态力值100。」

  「用自己妹妹的照片充当自慰工具,获得变态力值150。」

  「幻想妹妹给自己手淫、口交,获得变态力值200。」

  「什么鬼?我这么…这么费时费力,才只获得100变态力,早上也是……为什么和灵灵一沾边就有那么多啊?」楚易在心里暗问道。

  「您所有的单方面的自慰行为都只能获得100变态力值。」阿宝的声音还是那么平缓。

  她的回答让楚易深感无力……事后的处理相当麻烦,他得先假装一不小心打翻了水杯,洒了一裤子的水,装出一副慌乱样,提着水杯走出教室,然后直奔厕所,用纸巾擦拭一番再回来,虽然裤子上还是有一点点精液的气味,不过也不容易被人察觉,一番处理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吃力不讨好,这小半天的忙活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弄得这么尴尬窘迫又是为了什么?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少男少女们鱼贯而出,平时楚易都是先去车棚推出自行车,今天他直接走出校门,一眼就看见和往常一样在校门口等他的楚灵,虽然今天有点小插曲……但他一见到楚灵就觉得浑身清爽了不少,满面微笑地迎了上去,两人便并排而行一起回家。

  一路上,楚灵很是热络地拉着哥哥说着各种学校里的事,她刚刚升上高中,周围的人和物对她而言充满新奇,仿佛有说不完的新鲜事似的,楚易也就细细地听着,偶尔说上两句,逗得她展颜一笑,自己也乐得在一旁欣赏。

  说着说着,楚灵像是想起了什么,从书包里拿出一盒费列罗的巧克力,楚易一见就笑了,捏了捏她的脸蛋道:「啧啧,家里的零食还不够多啊?你还自己买了盒巧克力?真贪吃。」

  楚灵打开盒子,递给楚易三颗,楚易自然地接过,剥开一颗放进嘴里咀嚼起来,楚灵便笑着道:「不是我买的,是今天中午于博送我的……」说着,她也剥出一颗放进嘴里。

  楚易被噎了一下,咀嚼的动作瞬间放缓,于博住得离他们家没多远,小时候他们三个还一起玩儿过,他当然知道这小子对自己妹妹有意思,此时他突然觉得嘴里像含了一堆碎石似的,难以下咽,囫囵吞下之后,他把剩下那两颗巧克力递回楚灵手里,故作平静地道:「咳咳,巧克力还是太腻了,我不怎么爱吃,你自己吃吧。」

  楚灵愣了愣,悻悻地哦了一声,路过一个转角时,她把那整盒巧克力都扔进了墙边的垃圾桶里,楚易看了心头一动,笑问道:「怎么?不吃也别这么浪费啊。」虽然此时他心里相当得意,之前他就很想扔了那盒巧克力,但还是不好意思对妹妹明说,怕她反感自己这么任性。

  楚灵见周围没什么行人,凑上来挽住楚易的胳膊,笑呵呵地望着他道:「哥哥不和我一起吃的话,我也没胃口了,扔了也好啊,那么大个盒子,多占地方啊,对不?」

  妹妹的乖巧让楚易有些感动,笑着摸了摸她的额发,道:「貌似是这个道理呐……待会儿我们去超市买两盒白巧克力吧,那个吃起来一点儿不腻,好不好?」
  楚灵的一双桃花眼瞬间放出光彩,连连点头,那张小脸上的喜悦让楚易看得浑身暖洋洋地……

  晚上九点半左右,楚易刚做完三张物理卷子,揉了揉眼睛,去卫生间洗漱一番之后就准备睡觉,然而还没躺下,楚灵就抱着个枕头闯了进来,对着楚易笑了笑,然后二话不说就滚上了床,完全没有鸠占鹊巢的感觉,自然而然,仿佛这就是自己的房间似的。

  楚易看着在床上已经快要入睡的妹妹,扶着额头问道:「灵灵,老爸出去陪客户打牌了,这我知道,妈呢?」他晚饭后就一直呆在房里做卷子,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妈妈接了个电话,说是来了个什么…什么上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值班医生应付不来,就匆匆忙忙出去了。」楚灵惬意地趴在哥哥床上,抱着被子懒懒地说道。

  楚易的家庭算是小康级别,父亲是一家建材公司的销售经理,母亲是市里三医院消化外科的一名医生,这俩人都经常忙得人影不见,这么多年楚易兄妹俩早都习惯了,母亲还经常买菜回来放冰箱里就出门去了,让楚易自己解决他和妹妹的伙食问题,这样十年如一日的亲生子女级别待遇,让他练就一手好厨艺。
  此时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随意地问道:「洗脸刷牙洗脚了没?」

  楚灵轻轻地嗯了两声,点了两下头,楚易就出去检查了一下家里的门窗和各种开关,然后才回到房里,关上灯之后,蹑手蹑脚地上了床。

  楚灵见哥哥躺下,缓缓地凑了过来,把楚易的胳膊搂在怀里,隔着薄薄的睡衣,楚易能明显感觉到她胸前的两团软肉,那肉乎乎的感觉让他心颤,他摸了摸楚灵的小脑袋,笑道:「十六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撒娇,非…非要和我睡……」

  他俩从懂事起就是睡在一起的,当楚易长到八岁时,父母就想让他们分房睡了,可当时只有六岁的楚灵哭着闹着怎么都不答应,两个家长怎么哄都没办法,只好在他们兄妹的卧室里多添了一张床,让他俩各睡各的,但楚灵经常在夜里偷偷爬到楚易床上,说是自己有些害怕,想让哥哥抱着自己睡。

  楚易自然不会拒绝,第二天被母亲发现的时候,他就把责任担下,说是自己拉着楚灵到了自己床上,尽管经常为此被母亲责骂,他也从没有半点劝阻楚灵的意思,而且当时他们那么幼小,父母也只当他们兄妹感情亲密,虽然经常教训却也没有多想什么。

  后来楚易长到十二岁,男性的特征越来越明显了,实在是拖延不住了,就连楚易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两人这才开始各睡一间房。但楚灵还是总爱趁着父母不在家的机会,见缝插针地跑来和楚易睡在一起,第二天早晨再若无其事地回自己房里,楚易虽然很不好意思,但还是习惯性地纵容她这一点。

  「对了,你上厕所了没?」楚易忽然想起,随口就问道。

  楚灵的面色微微发红,嗔怪道:「上了…哥哥也知道我十六岁了,还问这种事,真是的……」

  「昨天你不还起夜来着,要是你大半夜把我吵醒了,我就把你赶回你房里去。」楚易问完才觉得的确有些不合适,虽然以前两人同睡时他也每天都这么问来着,但还是很自然地刮了刮楚灵的秀鼻,笑话一番。

  楚灵不满地撇了撇嘴,搂着楚易的双手箍得更紧了些,小声呢喃道:「唔…抱我……」

  楚易愣了愣,也没多犹豫,就侧身挽住楚灵的背脊,把她往怀里揽,但却不敢再有进一步动作。

  「嗯?抱紧点儿啊……」楚灵像梦呓似的催促道。

  楚易咽了咽口水,双手微微发力,就将妹妹的身体抱得更紧了些,他甚至能从胸口感觉到妹妹那不大不小的软绵乳房,一低头,下巴就抵住了楚灵的额头,她发间的香气很是好闻,简直让人沉醉。楚易此时只觉心脏狂跳,浑身发热,不由得抱得更加用力,仿佛要和妹妹的每一寸肌肤都紧紧贴和。

  楚灵也一点儿不反抗,任由楚易将她牢牢抱住,还一个劲地往哥哥怀里挪蹭,而且似乎是相当安心的缘故,没多久她的呼吸就变得平稳,一张小脸满是松弛的睡颜,明显已经进入梦乡。

  而楚易则一点儿睡的心思都没有,他此时兴奋莫名,抱着妹妹香软的胴体让他觉得浑身舒爽,胸口的特殊触感更让他按捺不住。确认楚灵已经睡熟之后,他开始轻微地上下挪动身体,让胸口和妹妹的乳房互相挤压磨蹭,那感觉真让他想要欢呼出声!

  毫无疑问,这为他赢得了250的变态力值。

  他不敢做动作幅度太大的事,搂住楚灵的右手却开始轻轻摩挲起来,在楚灵的背脊上摸了一阵之后,他的手渐渐下移,摸上了楚灵的两瓣翘臀……「好软…圆滚滚的…摸着…真舒服……」楚易一边猛吞口水,一边极轻柔地在妹妹的屁股上摸来摸去,他看了看妹妹,发现并没有苏醒的征兆后,更加大胆,开始稍微用力揉捏起来,那两瓣臀肉喜人的弹力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想把妹妹的屁股整个捏在手心里把玩。

  如此又加了250变态力值。

  阿宝那僵硬的声音已经不能打搅到楚易的兴致了,他现在只觉喉咙发干,呼吸也越来越粗重,摸了一会儿之后,他看了看楚灵那毫无防备的可爱睡颜,忍不住凑上嘴唇,在她的额头、脸颊、鼻尖各处亲吻起来,每一吻都很轻微,因为怕吵醒妹妹的缘故,他并没有碰楚灵的双唇。

  一番亲昵下来,楚易的下体已经膨胀欲裂了,他的龟头甚至已经顶到了楚灵的大腿上,然而他此时正犹豫不决,生怕把妹妹弄醒,谁知心里斗争还没斗出个结果,楚灵忽然抬起左手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就无意识地开始在楚易手上、脖子上胡乱抓挠。

  楚易心里一阵狂喜,他当然知道,自己妹妹只有在睡得相当熟的时候,才会如同现在这样,像只小奶猫似的胡乱抓人,他的顾虑因此打消了大半,熟练地把楚灵的右手轻轻夹在腋下后,吻了一下楚灵的额头,低声道:「灵灵…对不起呐…我…我太喜欢你了…对不起……」

  楚易喘息了好一阵后,才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内裤往下拉了拉,那根20公分长的粗大肉茎就猛地弹了出来,他扶着鸡巴往前顶了顶,找准位置之后,伸手微微抬起楚灵的左腿,然后顺势挺腰,把鸡巴插进了楚灵的大腿之间。

  楚灵是他心里最为珍视的宝物,就算现在楚灵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弄醒,他也舍不得这么随便地糟蹋妹妹,如今只是欲火焚身,忍不住想要借妹妹的身体发泄一下,同时聊以排遣一下对她的情思罢了。

  他一边继续轻吻楚灵的面庞,一边微微耸动下体,右手压住楚灵的左腿,让自己的鸡巴被妹妹的两条粉腿紧紧夹住,那冰冰凉凉又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简直比自慰舒服十倍不止,楚易越是抽插,越是觉得过瘾非常,整个人渐渐地忘乎所以,对于楚灵的亲吻也更加热切,开始弓起身体,在妹妹的下巴、脖颈等部位吮咬,楚灵像是为了配合哥哥似的,一直睡得非常酣甜,不时发出一两声诱人的梦呓,让楚易更加兴奋莫名。

  大约十五分钟以后,楚易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下体了,他只觉得龟头处又酸又麻,鸡巴充血得像要炸裂一样,已经处在喷射的边缘,腰部快速地前后摇动,强烈的快感让他根本停不下来,也顾不上不惊动楚灵了,他只能在射精的前一瞬间从床头柜上匆忙地抽了几张纸巾,迅速裹住自己的龟头,然后腰部狠狠一挺,整根鸡巴完全插入楚灵的两腿之间,开始激烈地喷射起来……擦干净下体之后,楚易又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妹妹的腿间,确定没有什么汁液之后,才喘了口气,转头看向依旧熟睡的妹妹,他突然觉得愧疚难当。

  「灵灵来和我一起睡…大概是因为父母都不在家,她有些害怕,想要依赖一下我吧……即使这样,我却对毫无防备的她做了这样的事,好过分……」楚易神色低迷地望着酣睡的妹妹,满心自责,不住地对楚灵低声说着对不起。

  「趁妹妹熟睡之际发动夜袭,用她的双腿宣泄兽欲,获得变态力值1000。」
  「因为对妹妹的背德感而感到兴奋,获得变态力值500。」

  「……」楚易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阿宝,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看起来…很兴奋么?」

  「我的判定从不会出错,还请您不要怀疑。」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平缓得让人无力,楚易都生不起反驳的念头。

  他闷闷地叹了口气,细细地凝视着楚灵的面庞,暗问道:「一个多月以前我也曾抱着灵灵一起睡过,当时我还能老老实实地,怎么现在……」

  「一个月以前您还几乎从不自慰,但自从对您妹妹的衣物做出各种龌龊事之后,您心底的性欲被完全激发出来,而且因为处于青春期却压抑太久的缘故,现在您有轻微的性瘾症。」

  楚易的脸上露出一个大写的「懵逼」,他难以置信地问道:「怎…怎么会?虽然我的确…的确对我妹妹…很是日思夜想,但说成是性瘾未免太……」

  「您这一个月来是否对周围女性的态度有所转变呢?」

  楚易这才想起,自己最近确实有些变化,开始和普通十八岁男生一样,喜欢偷瞄街上女人裸露出来的肌肤,欣赏她们身体的各个部位,和班上的那些小女生也热络了很多,对于楚灵的身体更是非比寻常地渴望……

  「过去,您一直因为对您妹妹的感情而不自觉地压制自己对于异性的渴望,而本次测试让您有了放松压制的理由,在您的脑海中,变态的方式多种多样,您却偏偏选择了和『色情』相关的变态力累积方式,您的性瘾已经成型了呢,恭喜恭喜。」

  「这有什么好恭喜的啊!」楚易在心里无力地吼叫道,然而他已经败下阵来,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确相当地饥渴,「就算这样,我也不能再碰灵灵了,我实在不想伤害她……」

  「明明想玩弄妹妹的身体想得不得了,却还要装出大义凛然的正直样,获得变态力值250。」

  「呜呜呜呜……算我求你了…你…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啊……」楚易满脸惆怅,突然觉得好想大声嚎哭,便无声地抽泣了起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