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校園春色  »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9)【作者:nm88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9)【作者:nm8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52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九)

  「你怎么现在才开门……你不知道我和妞妞在外面等了多久,我一把老骨头倒没什么,妞妞才这么大,要是冻生病了怎么办???」不知道敲了多久门的老太太一进门就怒气冲天的数落着自己的儿媳妇。

  「不好意思啊妈,这几天太累了,睡得……睡得比较死……」内心慌乱的张怡强装着镇定,争取不让婆婆看出破绽。

  现在张怡的内心已经惊慌到了极限,因为现在这个房间里面藏着一个丈夫之外的男人,那个强暴了自己的男人,自己现在却像是一对偷情的狗男女,拼命的掩藏着奸夫,这让一个曾经坚贞的人妻觉得羞愧不堪。

  浑身僵硬的张怡呆立的看着骂骂咧咧的婆婆不敢有什么反抗,不仅仅是刚刚被高贝宁操到高潮的身子还处于酥软的状态,更是因为没找内裤而赤裸的下体现在被男人灌满了精液,她只能站在原地拼命的缩紧小穴,让那随时准备自由落体的精子封锁在私处里。

  一边说着,一边往衣帽间走去。

  「妈,你干什么去……」张怡看到婆婆往衣帽间走去,顿时吓得魂不附体,高贝宁可是藏在那个地方。

  「妞妞尿裤子了,我去给她换尿不湿,你这个当妈的不注意,只有劳烦我这个老太太去弄……」,老太太一天说着,一边准备打开衣帽间的门。

  「妈,我来,我来,哪能劳烦您啊……妈,你抱着妞妞去客厅,我拿了尿不湿就来……」再也顾不上其他东西的张怡,连忙走过去,跻身去衣帽间拿尿不湿。
  背对着婆婆的张怡在婆婆的注视下不敢拖延,只能径直走到衣柜边上,缓缓的打开大门,那个占有了自己的男人就藏在这个衣柜里面,少妇只能祈求站在门口的婆婆不要发现衣柜里面的男人。

  「小怡,不是我说你,以前全志无论怎么宠着你,捧着你,我这个当妈的从来没说过什么,可是现在全志出了事,你还天天在家睡大觉……」抱着孙女的老太太没有去客厅,而是继续站在衣帽间的门口和张怡聊了起来。

  无路可退的张怡心惊胆战的站在衣柜前,缓缓的伸手打开了衣柜的门,只是将衣柜门向着婆婆的方向打开了一半,借着衣柜的大门挡住了婆婆看向衣柜里面的视线。

  张怡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最为煎熬的时刻,比昨天在高贝宁家里被他胁迫强暴更加难受,毕竟昨天她是做好了用自己清白之身去换取丈夫安全的准备。可是现在却是被突然回家的婆婆几乎捉奸在床。

  打开衣柜的大门后,站在衣柜大门前的张怡看见了那个藏着的高贝宁,她只能假装淡定的去拿尿不湿。

  抱着婴孩站在门口和自己儿媳妇说话的老太太恐怕绝对不会想到,就在自己儿子的家里,当着自己这个婆婆的面,有一个陌生的男人藏在她家的衣柜里面。
  那个陌生男人在衣柜里面,一边玩弄着自己儿媳妇清洗干净的内衣裤,一边看着假装淡定的儿媳妇,露出了那根比自己儿子雄伟的肉棒。

  而自己的儿媳妇居然在看到衣柜内的那个玩弄内衣裤,赤裸着阳具的男人仿佛像没看到一样,淡定的蹲下去,在底下的抽屉里寻找着尿不湿。

  在这一刻张怡实在没有心思在顾虑小穴内的精液是不是会倒流出来,现在她满脑子都是不能让婆婆发现异常,不能让婆婆发现高贝宁藏在衣柜里面。如果不然,那她张怡只能羞愤的自杀了。

  假如老太太可以看到被衣柜门遮挡的这一幕,以老人家的年龄可能被气得随时撒手人寰。可惜的是她没有透视眼,不可能看到自己儿媳妇被其他男人凌辱玩弄的一幕。

  「妈,你放心,全志的事情我已经找人去弄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张怡一边阻挡着男人伸向自己乳房的手,一边急忙去柜子里面寻找尿不湿。

  「小怡……哎,妈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全志的事情只能依靠你了……」老太太千里迢迢过来就是担心自己儿子的事情。

  「啪……」

  「怎么了?」

  「没事,看到了一个蚊子……」

  「哦」,老太太不会知道,刚刚那一声是自己的儿媳妇拍在了那个侮辱她的男人的手上,男人的手隔着衣柜的门板,在老太太看不到的地方,抚摸着自己儿媳妇的下体小穴。

  抓住男人手的张怡拼命的对高贝宁摇着头,眨着眼睛。试图告诉男人她的婆婆就在门口盯着她,张怡渴望用哀怨的眼神祈求他的放过。

  「怎么还没找到,你看你这妈当得……妞妞都哭成这样了……」

  「找到了,就是不太好拿出来……」女人对着高贝宁拼命的摇着头,被咬住的嘴唇都开始惊骇的惨白。

  在女人小穴玩弄的手开始慢慢的收了回去,张怡担惊受怕的心才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她无法想象如果自己被男人玩弄小穴发出了声音,引起了自己婆婆的疑心,被她发现了自己和高贝宁的奸情后,她的家庭会变成什么样子。

  拿好尿不湿的张怡准备离开,离开这个让她随时崩溃的地方,将这个见不得人的男人再好好的藏起来的时候,她的手被高贝宁抓住。

  这个邪恶的男人又要干什么???

  只见高贝宁将自己的手伸到张怡的面前,借着灯光,张怡看到了男人手掌中央的那一团东西。

  张怡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男人射入自己小穴混合着自己的那些淫液的液体,是刚刚蹲下去小穴夹不住流出来的羞耻淫液。

  这是象征着张怡这个人妻少妇被男人疯狂抽插后内射的证物。

  张怡羞愤的看着抓住自己的高贝宁,「吞下去……」,看着躲在衣柜里面还想要羞辱自己的高贝宁,张怡觉得自己快要扛不住了。

  躲在衣柜门后面的人妻对着藏身衣柜里面的男人坚决的摇了摇头,这样肮脏的淫液,男人内射流出来的液体,混合了自己小穴内分泌的汁液的东西,她是绝对不可能吞下去的。

  「怎么这么久啊……还是我来吧……真是的……」等得不耐烦的老太太,一面不满自己儿媳妇的拖拉,一面心疼孙女的哭声,准备自己过来拿尿不湿。
  「妈……别过来了,我拿到了……」听到婆婆踏步过来的声音,张怡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快害怕的竖了起来。

  看着那个坚决不放手高贝宁,看着他伸到面前那只手,闻着让她恶心难受那团肮脏浑浊的液体,张怡知道了男人侮辱她的决心。

  「唔……」张怡在最后关头又一次向男人低下了头,再一次输在了男人的气势下,她一口将那团混合着男人精液和自己淫液的东西吞了下去。

  张怡觉得自己现在随时都能呕吐出来,含在口中的那团液体被自己的口水稀释了,腥臭的气息仿佛遍布自己整个口腔。那是自己小穴流出来的污浊之物啊,这个平时高贵骄傲的人妻,现在居然沦落到吞噬自己小穴流出来的淫汁浪液,还是当着自己婆婆的面。

  张怡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高贝宁,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发现男人还没有放手,只是盯着她的嘴看。

  「咕噜……」那团混合了男人精子,她小穴的汁液,和她自己口水的液体终于被她吞了下去,她仿佛能感受到那团肮脏的东西顺着食道盘踞在了她的胃里。
  「妈,走吧,给妞妞换尿不湿去……」强忍着胃里恶心的感觉,微笑的张怡连忙拉着快到跟前的婆婆离开。

  她怕婆婆看到地上那摊从她小穴滴下来的水渍,更怕婆婆发现藏在衣柜里的那个男人。

  好不容易在婆婆的帮助下给自己的女儿换好了尿不湿,抱着女儿的张怡琢磨着怎么让高贝宁能在婆婆不发现的情况下离开。

  「妈,我有点饿了,能不能给我做点吃的……」现在指使婆婆再出去买点什么东西不合常理,张怡只能让婆婆先去厨房弄点吃的,趁婆婆不注意让高贝宁赶快离开。

  「现在才几点钟啊,离吃饭还早着呢……」

  「妈……我这不刚起来么?还没吃早饭呢……」

  「行,行,行,我现在去给你弄……」看着婆婆进了厨房,张怡连忙将怀里的女儿放在沙发上,急忙悄声的跑到试衣间。

  「你快点走,趁着我婆婆没看到你……」张怡小心翼翼的打开衣柜的门,悄声的对躲在里面的高贝宁说道。

  「张阿姨,你着什么急啊……那个老太婆看到了就看到了,怎么她还敢说出去不成???她不想救她儿子了??」相对于张怡火急火燎的神情,高贝宁到是一点都不着急,一点身为奸夫的觉悟都没有。

  「高少爷,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求求你放过我……这样逼我,难道要逼死我么???」看着高贝宁居然不想走,担惊受怕的张怡快要急疯了。

  「行吧,我走,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张阿姨呢!!!」说着,高贝宁跟着犹如小偷一样的张怡悄无声息的躲过了厨房里的老太婆。

  「求求你,走吧……」站在大门口的张怡一边往外推着高贝宁,一边抵挡着男人在她身上肆虐的手。

  即将离开的高贝宁将这个容貌绝美,身材傲人的人妻抱在怀里,揉捏着她的乳房和拍着她的屁股,还时不时的掀起她的睡裙,直接在她那空荡荡的下体抚摸着。

  「不要……不要……」心急如焚的张怡现在只想高贝宁快点离开,免得到时候被婆婆发现了她被其他男人玷污贞洁的事实。

  「那张阿姨你要答应我,今天下午去我家找我……」高贝宁再玩弄了这个人妻一上午后,居然还想着要这个少妇下午去他家继续那淫荡的交媾。

  「高……高少爷,不要在这下去了……我是结了婚的女人,我有自己的丈夫,我还有一个孩子,求求你,高少爷,放过我吧……呜呜呜……」张怡无法想象自己以后落入高贝宁这样权势滔天的高干子弟的手中后的生活,看着乖巧的躺在沙发上的女儿,那好奇明亮的眼神看着其他男人搂在怀里玩弄的自己,少妇本就紧绷的心快要羞愧致死了。

  「这是女儿吧,长得真可爱……」

  「你干什么……不要碰我的女儿,你……」刚刚还唯唯诺诺的被高贝宁搂在怀里的张怡,看到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居然将那个曾经插入自己小穴的手去碰触自己的女儿,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直接将高贝宁推开,护在了女儿前面。
  「张阿姨,你不要紧张么!!!我现在不是问你的意见,只是告诉你今天下午去我家……至于不去的后果,那你可要自己承担了……」看着犹如母猫护仔的张怡,高贝宁就是笑了笑的开门离开了。

  「刚刚你出去了?」餐桌上,婆婆一边抱着小婴儿哄着,一边问着没精打采吃着饭的张怡。

  「哦……刚刚有人敲门,是找隔壁的……」都说漂亮的女人最会骗人了,张怡张口就一句话将婆婆的话挡了回去。

  「小怡啊,全志这次还能不能出来,他要是被抓了,我这把老骨头也没什么好活的了……」抱着女儿的婆婆哭的泪眼婆娑,张怡的心里也不好过,自己的丈夫现在进了监狱,还有一个才一岁的孩子,这个好好的家眼见着就要支离破碎了。
  「妈,你就放心吧,我……我一定会尽全力的……」狠狠地咬着筷子的张怡,做好了豁出去所有的准备,反正现在她的身子已经被高贝宁玷污的肮脏无比,反正那个男人将她身体的里里外外都玩弄了一遍,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妈,别哭了,你把桌子收拾一下,我等会要出找人帮帮忙,晚上……晚上就不用等我吃饭了……」

  「你等会又要出去啊!!!!」一边收着桌子的婆婆,一边看着去卧室换衣服准备出门的儿媳妇,老太太的心里说不清有什么不好,但是老人家就是感觉到了不对。

  老太太抱着孙女看着自己的儿媳妇换好了衣服,穿好了高跟鞋,在门口说着再见。老太太心里感觉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儿媳妇离自己的儿子好像越来越远,离这个家也越来越远。

  走在路上的张怡看着身旁的行人,那些男人无不投过来饥渴的眼神,或含蓄,或奔放,原本对这些眼神无比厌恶的人妻,今天感到了无比的骄傲,看着那些男人身边的女伴,张怡甚至感到了高人一等的感觉。

  「你们这些贱男人,永远都在渴望得不到的东西,老娘漂不漂亮,身材性不性感,乳房大不大,屁股翘不翘……哈哈哈,你们这些男人只能看着,老娘永远不会给你们……哈哈哈」张怡看着那些淫邪的目光,内心冒出了无数的思绪,自己这个已经被高贝宁玷污无数次的身躯在别人的眼中还是那个可望不可求的奢望。
  「老娘宁可再去给那个十几岁的少年舔鸡巴,也不会多对你们这些垃圾多看一样……要不是,要不是刘全志那个废物,老娘怎么会沦落到这一步……」原本心思单纯的人妻在经历了丈夫被抓,家庭近乎支离破碎的困难后,又收到了高贝宁这个权势滔天的高干子弟的胁迫强暴,现在张怡的心思变得开始腐败,开始堕落,对拥有权势的男人有着近乎膜拜的臣服。

  张怡现在就像是一朵高坐在天边的云朵,那么迷人,那么漂亮,但是让地上的那些凡尘俗子无法碰触。路上每个男人的眼光都被招摇而过的人妻所吸引,那丰满翘挺的臀部随着女人的步伐不住的摇曳,那纤细柔弱无骨的小腰如水蛇一般扭动着,胸前的那一对巨乳在男人的眼中不住的跳动着。

  「噗呲……」听着身后那些嫉妒的女人当街对自己男人的怒骂,张怡现在觉得非常有意思,惹了祸的张怡甚至还会过头去看了那个男人一眼。而那个被自己女人骂的难堪万分的男人,在最后的关头还对回头一笑的张怡投去了火热的眼神。
  「bye……bye……」张怡更加过分的对那个男人遥远的给了一个飞吻,而那个仿佛被勾了魂一样的男人根本就不顾自己那个生气到面红耳赤的女人,对着张怡的方向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可以永远的记住她的味道。

  一路风情无限的张怡就这么招摇的走在路上,看着快要到达的目的地。就在昨天,对高贝宁他们家的大楼还惊恐万分的张怡,现在她站在高贝宁的家门口居然一点都不紧张,甚至心底里还有这一丝的渴望。

  渴望男孩那巨大的肉棒,渴望男孩那年轻无极限的体力,渴望男孩那少年的猛烈冲击,一想到这些,还走在路上的张怡就觉得自己的下体,那个私密的小穴已经开始湿润了。

  或许还有那一点点渴望,是希望男孩可以利用手上的权势,将自己的老公,那个被带了绿帽可怜的刘全志从危险的地方捞出来。

  「叮咚……叮咚……」

  「欢迎光临,我的乖乖张阿姨……」

  「哎呀……你轻点……讨厌……这衣服贵着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